沛县在城市建设与文化旅游推广的过程中

2020-06-26 02:44

新兴和沛县从农业大县到农业强县的转变,折射出农业产业化的的大势所趋;而两地在新型工业化领域的共同经验,则揭示出一个规律:欠发达地区要后来居上,必须有自己的独门“武功”。

在七年的发展历程中,沛县成功地通过扬长避短,发展优势特色产业,实现了一个落后县城的华丽转身,这对新兴来说也是一个极佳的示范案例。新兴与沛县的区位条件和产业结构较为相似:两者都位于发达省份的边缘地区,金属制造业和农业都是当地的重要经济支柱,沛县主打汉文化,新兴则有禅文化的招牌。然而,在认清自身发展现状,从而找准适合本地发展的特色产业方面,沛县有许多经验值得新兴借鉴。

“肉鸭好饲养,养殖周期短,只有四十多天,疫病好防控,食用人群比较广,”沛县农林局局长黄广杰说,“而且产业链比较长,卖一只毛鸭的产值只有18元左右,通过做长产业链条,一共可以卖到70元,比单纯卖毛鸭能增加50元左右的附加值。”

张良路、韩信路、樊哙路……车子刚从沛县老县城驶进新县城,一条条以汉代开国功臣人名命名的路牌便接连映入眼帘。沛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尤志峰告诉记者,早在规划建设沛县新城时,规划者就有意识地在道路命名上彰显汉文化特色,为这座新城打上汉文化印记。

今年3月,由云浮市政协与中山大学宗教研究所合作成立的“六祖文化中山大学研究中心”也落户新兴,中心负责人、广东禅文化研究会会长冯达文教授表示,希望将新兴打造成为世界级的禅文化研究基地。

由于一直走高端路线,新兴的不锈钢餐厨产品过去基本是以odm或者oem的代工模式出口到欧美。近年来,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的持续发酵和生产成本的逐年上升,不少新兴不锈钢企业开始尝试走自主品牌之路。在这一过程中,新兴企业并没有选择“放下身段”,而是坚持高端定位,以“独家产品”打响自主品牌。

广东的50个山区县中,新兴县总体经济排在前列。从产业基础、生态环境、土地和经济环境等因素来看,新兴县具备明显的后发优势。但新兴目前交通设施未能完全跟上,这对经济发展是一个严重的制约因素;第二个不足是产业层次相对较低,虽然在全省山区县中相对比较发达,排名前列,但是整体的产业层次比较低。从整体上看,新兴县目前的产业基本都属于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利润小、风险大、原材料简单;第三个不足是投资动力不足,对外来投资吸引力不够,投资环境有待进一步完善。

此外,可以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围绕珠三角地区的产业转移,有选择性地培育信息化应用、文化产业等非劳动密集型的产业,特别是文化产业,要依托六祖文化,拓宽盘活“广东禅文化创意产业园”。

发挥优势,就是现有的优势要继续保持。第一是鼓励、扶持现有企业加快发展,引导企业走多样化经营道路,提高档次,打响品牌,延伸产业链。第二要继续发挥旅游、文化、生态环境的优势,吸引更多的游客前来观光、旅游、消费,扩大影响力。同时,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扩大企业的生产规模、投资力度。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江苏省最后一个通高速公路的县,沛县并没有消极等待高速公路建成,而是积极性突破发展困局,利用自身的资源优势,向外面更广阔的市场寻求机会。等到2010年高速终于通车时,沛县的特色产业已经颇具规模,而高速公路对其的作用更是如虎添翼。目前,仍未通高速公路的新兴,亦应该仿效沛县的做法和学习其精神,发挥自身比较优势,发展本地特色产业,以充足的干劲迎接高速公路贯通那一天的到来。

针对上述实际情况,我建议新兴下一步要“发挥优势,克服不足,开创新的增长点”。

不过新兴正在加快脚步,2011年8月8日,广东禅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在新兴揭牌,这是全国首个以禅文化为主题的复合型文化创意产业园区,据产业园管委会透露,目前产业园已成功引进禅泉大酒店、神仙谷旅游、藏佛坑禅文化旅游休闲度假景区、六祖小镇、禅园养生谷等一批重大项目,已投入资金9.1亿元,预计2016年年底前完成配套设施建设项目。

在江苏沛县采访的过程中,本地官员不止一次对记者提到“特色”两字。在他们看来,沛县之所以能在短短七年时间内,从一个经济落后的小县城步入全国百强县前列,靠的正是发展特色产业这把“金钥匙”。沛县县委书记冯兴振就曾表示:“县域经济的本质是特色经济,特色是县域发展的生命,产业是县域经济的筋骨。近年来支撑沛县经济快速增长的重要动力在于特色产业的崛起壮大。”

铝产业之于沛县,正如不锈钢产业之于新兴。目前,新兴是中国最大的县级不锈钢餐厨生产和出口基地,不锈钢产业年产值50亿元左右,带动了模具、五金、玻璃制品等配套行业发展。

相比沛县,作为六祖故里的新兴,虽然近年来也意识到打好“六祖牌”的重要性,但起步较晚,各种文化基础设施的建设也没有跟上经济发展的步伐。如今走在新兴城区的街道上,有关六祖和禅宗的文化景观仍然比较缺乏。

克服不足,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在交通状况完全改善前,提前做好整体规划,谋划好整个区域该怎么做、如何做。同时,改善服务环境,办事程序、城镇面貌等因素对招商引资的影响也很大。

如今,由电解铝起步的沛县铝产业,已经形成了铝棒、铝型材、铝板带、铝箔、铝合金棒、再生铝等多家企业的集聚,并形成上海能源、广东佛山、江阴华西三大百亿元铝加工板块。在大屯铝业公司,一万元一吨的铝锭在园区内加工后,将变成数万元一吨用于包装印刷的铝箔,每吨铝不出沛县,它的附加值就能增加近十倍。

探寻两地的发展轨迹、特色产业规模化发展的思路不谋而合。从特色养殖业到特色金属加工业再到特色文化产业,相隔千里的新兴与沛县正在共同探索一条后发地区以特色谋赶超的道路。

如果说新兴与沛县在特色农业、特色工业领域的发展是各有千秋,那么在特色文化产业方面,沛县则有不少做法值得新兴借鉴。

去年,沛县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1351元,是2005年的2.5倍。当地官员告诉记者,作为江苏传统的农业大县,沛县选择将特色农业规模化,从而将农民带上了致富之路。

如今,在引进雨润集团、广西桂柳集团农业龙头企业带动农民增收之后,沛县又逐渐培育出了徐州中意食品有限公司等本地的农业龙头企业。产业进一步走向集群化发展。

记者在沛县、新兴采访时发现,两地着力于特色产业的培育,各自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有了刘邦故里这块“金字招牌”,问题在于如何把它推出去。尤志峰告诉记者,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沛县就开始举办两年一届的刘邦文化节,至今已举办了九届。在文化节上,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刘氏宗亲回到沛县祭祖,无形中增强了沛县在海内外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在沛县的农业产业园区,道路两旁的厂房鳞次栉比。其中,肉鸭养殖企业占了绝大多数。据了解,沛县现在有150多家肉鸭加工企业,直接或间接从事肉鸭产业的人数达10万人之多,并初步形成了集种鸭繁育、苗鸭孵化、规模养殖、饲料生产、宰杀分割、羽绒加工于一体的生态肉鸭产业链,年养殖、孵化、加工量都实现了全国第一。

新兴县农业局负责人告诉记者,除了以温氏为代表的“企业+农户”模式外,新兴还形成了“企业+科研院校”、“基地+农户”、“公司+超市+基地(农户)”等多种经营机制,全县已培育年产值100万元以上的农业龙头企业100多家,其中亿元以上的有7家,省级以上农业龙头企业的个数和产值均排在全省前列。据新兴县农业局统计,去年新兴全县农业产业化组织销售收入350多亿元,带动农户7万多户,户均获利3万多元。

沛县经济开发区招商局局长王勇告诉记者,早在2002年沛县就依托当地丰富的煤电资源,投资建设了江苏省当时唯一的电解铝企业——江苏大屯铝业有限公司,并逐渐吸引周围的铝资源向沛县聚集。

“发展县域经济,如果没有自己的特色,没有自己的拿手戏,就谈不上优势。”沛县县委书记冯兴振说。江苏省唯一发展新型铝型材加工产业的特色园区和特色产业基地,正位于沛县境内。

沛县曾出过汉高祖刘邦等名人,被誉为“千古龙飞地,一代帝王乡”。坐拥汉皇刘邦故里这一宝贵的文化资源,沛县在城市建设与文化旅游推广的过程中,巧妙地将汉文化元素融入其中。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沛县就开始在县城内建造仿汉建筑,当时建造的集歌风台、汉高祖原庙、汉城公园为一体的汉城景区,如今已成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吸引着不少周边地区的游客。

两者都位于发达省份的边缘地区,都是传统的农业大县,近年来都呈现出加快发展、跨越赶超的态势——去年,沛县跃居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59位;新兴则成为云浮市唯一达到全国平均水平的县,经济总量位列全省山区县第二位。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文化旅游景区几乎都不收门票,且都位于县城中心区域。不少景区不仅吸引着外地游客,还成为了本地居民休闲散步的好去处。景区内的汉文化建筑和雕塑,也在潜移默化之中强化着沛县人的归属感和荣誉感。

在本月举行的广交会上,来自新兴的万事泰集团推出了30多种拥有知识产权或是自主研发的新产品。其中一款“独一无二”的咖啡奶泡机吸引了大批外商的关注。为了研发这款奶泡机,企业联合高校科研力量,对产品细节进行不断优化。“拥有自主创新和设计品牌让企业在市场掌握了定价权,而且利润空间比贴牌生产的产品利润至少高出20%。”万事泰集团常务副总裁刘炳耀对记者说,“奶泡机使企业产值增加了2000多万元。”

与沛县一样,新兴也是广东的农业大县之一,并在特色农业产业化上闯出了自己的名堂。著名的温氏集团就在新兴起家,并将其“企业+农户”的经营模式辐射到全国各地,成为全省乃至全国的农业龙头企业。2010年底,温氏又启动了“养鸡农户效率效益倍增计划”,推动有条件的养鸡农户向“家庭农场”升级,计划用5年时间,使合作养鸡农户的年均收益从2009年的3.5万元提高到7万元以上。